突发!中山二院拆除涉癌实验室,公告有三大疑点,媒体:很不寻常

据最新消息,中山二院涉癌实验室被拆除,工作人员表示,“巧合,只是消防检查”。

11月8日凌晨,中山二院针对“实验室博士集体患癌”一事发布公告,确认有3位博士在同一年内罹患罕见癌症,他们都曾在医院乳腺肿瘤中心实验室工作或者学习过。

而这间实验室,在一日之间,已经被拆除。

医院相关工作人员接受采访时称,实验室被拆除只是“巧合”, 原本安排的消防检查日子恰巧就是今天,只是一种“偶然性”。

在这个实验室工作或学习过的三位博士,都在今年被确诊罕见癌症。

媒体报道,三人中患有严重胰腺癌的女博士黄某,在拿到确诊病例报告后,被导师苏某踢出群聊,原因不明。

苏姓导师目前仍正常出诊,只是诊室门外专门配有一名医护人员看守,以免还没叫到号的其他人员进入。

而在中山二院的公告中,还存在几个疑点,尚未得到解释,公众的疑虑也就无法平息。

疑点1:“患癌的博士,只有3位吗?”

且不说公告中披露的患者信息,与前一天网上广为流传的某张聊天截图内容相差无几。

就患者确诊的癌症分类来看,关联性这么强的三名人员,在相近的时间里,均患上颇为罕见的恶性肿瘤,其中是否存在某种联系?

这需要涉事单位采用更加科学的方法求证及详细的说明,来回应公众的质疑。

知名医学科普博主@游识猷认为,三位同患罕见癌的博士,他们之间的生活轨迹是否存在交叉重叠?带过的地点是否接近?做过的课题是否相似?使用的仪器、试剂、实验动物有没有重合?

曾有网传图片显示,该团队患癌人数不止3位,一说是4位,一说是6位。

这也让众多网友质疑道:后续有没有与这三人十分接近的人确诊癌症?

以上这些公众更加关心,也更加有助于厘清此事真相的问题,完全可以通过流行病学调查获得真相。

澎湃新闻认为,3人都在今年确诊,短时间内相继出现病例,确实不寻常,应尽快调查。

什么是“胰腺缺失型未分化癌”?

在此事中,最令网友感到揪心的地方在于,三位博士所患癌症,罕见且严重

其中,黄某确诊的“胰腺SMARCB1 /INI1缺失型未分化癌”,并非我们所知道的胰腺癌中的一种,而是一大类罕见肿瘤。

据生物博士@阿司匹林42195米,SMARCB1是人体细胞里一个作用于从DNA转录到RNA这一步骤的基因。“SMARCB1 缺失型癌”与其他癌症的不同之处在于,癌症通常是很多DNA突变的结果,而“SMARCB1 缺失型癌”的的基因改变却是唯一的,这意味着:

在遗传调控层面,不同细胞类型都能被转化成肿瘤细胞。

相比于较难理解的“SMARCB1 缺失型癌”,“未分化”三个字更为撼动网友的情绪:

“分化程度越低,恶性程度越高”,“未分化癌”的癌细胞生长快,侵袭能力强,发生转移早,病情恶化快,预后情况差。

命运的残酷在三个字中显露无疑。

滑膜肉瘤患病率极低

另一位博士刘某确诊的“滑膜肉瘤”,同样具有发病率低、恶性程度高、预后情况差这几个特点。

根据资料,滑膜肉瘤缺乏明确起源,患病率为2.5/10万。国内外多为个案报道。不同部位的滑膜肉瘤发病率不同,其中头颅部的滑膜肉瘤较为少见,而咽旁的滑膜肉瘤更是罕见。

不过在中山二院的公告中,并没有明确提到刘博士所患滑膜肉瘤的身体部位。

疑点2:“患乳腺癌的第三位博士,是男是女?”

然而,最让网友疑虑难消的,是公告中关于第三位患癌博士的内容。

在看完中山二院的公告后,知名博主@tombkeeper 评论道:

这稿子水平很高。

这条博文的评论区中,网友集中释放心中的疑惑:

从公告中可知,黄某是女博士,确诊的是“胰腺SMARCB1 /INI1缺失型未分化癌”;刘某是男博士,确诊的是滑膜肉瘤。

可是被确诊为乳腺癌的第三位博士,却没有披露姓氏,也没有指出性别,显得颇为神秘。

如果对医学知识没有一定的了解,或对语言措辞缺乏足够敏感性,一般网友恐怕难以发现其中的微妙差别。

男性也会得乳腺癌?会!往往更严重

目前流传于网络的一种猜测是,第三位患癌的博士性别为男,结合公告所示信息来看,TA确诊的是乳腺癌,从疾病种类来看并不罕见,可一旦加上性别,情况大不一样。

男性乳腺癌发病率仅占乳腺癌的1%,但往往比女性更严重。因为男性乳房和女性的生理结构不同,乳腺组织较女性薄弱,因此肿瘤细胞很易向周边组织扩散生长,短时间内侵袭乳房皮肤及附近正常肌肉组织。

并且,乳腺癌也是三种癌症中,与三位博士所在科室——乳腺肿瘤中心实验室联系最为直接的病症。

疑点3:“37℃的嘴怎么说出这么冰冷的话?”

除此之外,公告中的另一处表达,也引起网友的不满。

公告显示,乳腺肿瘤中心实验室于2009年启用,至今培养超过200名学生。成立以来,实验室一直严格按照规范统一管理,对所有实验人员都有开展实验前安全和规范操作培训。

中山二院意在强调实验室的规范管理,但在某些网友看来,这三位博士同在一个团队内,患病比例极高。可如果扩大到实验室培养的全部学生,患病比例则被大大拉低,因此质疑如此表达背后的用意。

知名健康博主@小狮子医生的搬砖日常看完公告难以平静:“患未分化胰腺癌的黄某目前情况稳定,患滑膜肉瘤的刘某术后恢复良好——你们37℃的嘴是怎么说得出这么冰冷的话?”

九派新闻对此评价道,公告既没有更多细节信息披露,也没有让人感受到身为医院所应有的基本人文关怀。

黄某病情严重,确诊后却被导师踢出群聊?

公告发出后,黄某家属接受了记者采访,其妹妹乐乐(化名)透露,姐姐在拿到确诊病理报告后,就被苏姓导师踢出群聊。

而她们当时根本没反应过来,不知道苏姓导师为何这样做。

而在乐乐的口中,姐姐黄某目前病情仍然很严重,她认为院方应该对姐姐的病负责。

截至目前,中山二院的公告仍然无法消除公众疑虑,也没有进一步的情况解释和说明。

极目新闻提议,有关部门应该组织相关机构,对实验室的环境及实验流程、试剂的使用操作规范等,进行详尽的调查,最后用事实真相说话,打消公众疑虑。如果没有问题,还医院和当事导师一个清净;如果有问题,应该立即整改,给师生一个安全的学习环境。

对罹患严重癌症的黄某而言,当前唯一称得上好消息的应该是,“SMARCB1 缺失型癌”并非完全没有治愈的案例。

2021年,浙江宁波一家医院报道过一名24岁年轻男性的病例,他病情严重,胰腺“SMARCB1 缺失型癌”足有7厘米大,20个淋巴结肿有12个发生转移,但手术加化疗的效果很好。术后9个月的随访记录显示,患者健康状况良好,没有复发迹象。

不管如何,希望这三位优秀而不幸的医学博士,都能够化险为夷,绝境逢生。

参考资料:

[1] 中山二院癌症患者黄某家属:确实被踢出群聊 ,目前病情严重.齐鲁壹点.2023-11-08

[2]广州中山二院乳腺外科多名学生患癌?第三方机构调查确有必要.极目新闻.2023-11-08

[3]SMARCB1-Deficient Cancers: Novel Molecular Insights and Therapeutic Vulnerabilities

2022 Aug; 14(15): 3645. 2022 Jul 27. doi: 10.3390/cancers14153645

[4]Extended pancreato-duodenectomy coupled with adjuvant chemotherapy for SMARCB1/INI1 deficient pancreatic carcinoma: A case report and literature review.Int J Surg Case Rep. 2021 May:82:105938. doi: 10.1016/j.ijscr.2021.105938. Epub 2021 Apr 30.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