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朋友是性缘脑,没有男人就活不了

九十六年前,讯哥曾经写过一段经典语录;

到现在还被俺们这些搞新媒体的引经据典,总掏出来用。

“一见短袖子,立刻想到白臂膊,立刻想到全裸体,立刻想到生殖器,立刻想到性交,立刻想到杂交,立刻想到私生子。中国人的想像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。”

要不说人家是大文豪呢,都写完快100年了,现在读着仍然觉得相当哇塞,放咱当代挺多人身上都挺合适的。

用流行嗑讲,叫子弹正中眉心了,差点儿把任督二脉都打穿了,晚期就是植物人儿。

讯哥这话讲啥意思啊?

我总结就是:裤裆着火,看见异性就想冲一冲。

有读者朋友可能说了,没有啊,我这天天修身养性喝中药呢,隔三差五还去戒色吧打卡呢,都高素质人群。

但不看不知道,世界真奇妙,历史的大轮子碾压过太多弯弯道道。

到现在开放了多元了,男女关系整得五花八门,又唇友谊又床上搭子的。

看见异性就想成家、就想性交的人,一抓一大把。

01.

先说点轻量级的。

前几天刷小某书,看到一个考研的妹妹发帖说:这辈子要谈一个徐涛这样的。

who is 徐涛啊?

不考研的可能不知道,徐涛是教考研政治的老师。

考研妹妹在上网课的时候,深深被徐老师的人格魅力折服,就想找个同款男友成家。

徐老师在那儿讲马哲呢,妹妹已经幻想上老公孩子热炕头了,一整个幸福美满小康之家景象跃然纸上。

这事儿也引发了一波讨论,集中要点无非是一帮人开喷,说女孩咋那么容易喜欢上别人?

说看到还不错的男的,不管对方是啥身份,俩人是啥关系,都能往两性关系上想。

还用经验主义故事咔咔举例,比如:

看病时会爱上医生,军训时迷恋教官,上学时喜欢老师,考驾照爱上教练,点外卖对外卖小哥动情。

指责很多女孩已经进化成恋爱脑的终极版本——性缘脑!

啥是性缘脑?

就是看到一个异性,就会自动带入恋爱关系去审视他。

大脑先去判断这个人适不适合做对象,再去进行社交。

发现这个异性不符合做对象的标准,就自动疏远,连朋友都不想做。

互联网擅于造词,擅于给人分门别类、贴标签,一不小心表达个喜爱之情,就成性缘脑了。

网上还有挺多女孩反思,说自己之前太性缘脑了,把两性关系看太重了。

其实摒除“没有男的就活不了”的想法后,咱多关注自我成长也挺好。

但女孩们这些性缘脑还只是皮毛。

真正值得警惕的是性缘脑的黑化版本,都差点变成性交脑了。

比如这位。一个女孩和朋友吐槽自己身体不适,朋友连关心的话都懒得讲。

上来就说:求你找个男人do一下吧。

还化身三甲医院主治大夫直接下结论:现在你产生的病,都是缺男人造成的。

女孩婉拒了,对方仍不依不饶,甚至想要拉皮条,让女孩问其他朋友:是不是需要男人?

类似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。

有女孩起痘了,对方就说你缺男人了,所以无处泄火;

有女孩内分泌失调月经推迟,对方还说你缺男人了,所以激素才没平衡;

这是直接把男人当药引子了,有女孩直接锐评:那我要是便秘,是不是男人得来……(自行理解吧)

还有一些男生,看到长得漂亮的女孩,就开始意淫。

不管啥场合,人家啥身份,原地化身泰迪,到处发情。

北京冬奥会,有个04年刚成年的外国花滑小女孩,因为长相出众吸引了很多男人的注意力。

有要直接去和亲的;有一顿分析这小女孩做儿媳妇行不行的。

还说人家小女孩达不到择偶标准,穿得太少,有伤风化,买不起上海的房子,等于光屁股进门。

磕碜,太磕碜了,这丢人都要丢出国门了。

有的新闻事件也没少报,看见女孩取快递,就造黄谣。

绞尽脑汁把人家往“性”上扯,说人家和快递小哥有一脚。

这帮人上小学时候语文作文七天憋出六个字,一到造黄谣,想象力开始狂飙。

被造谣的女士,直接把他们告上法院,300多天都没等来道歉。

这些性缘脑伤害的不止是女路人,有很多女网友也被他们恶意中伤。

有个女孩考上了北大,本来喜气洋洋。

评论里的路人却非要恶意中伤。

一边是酸人家能上北大,说其中必有水分,没啥含金量;

一边是满脑子yellow废料,胡乱揣测说:

“这种高智商美女,只有大权贵才有资格享受了”

“不必大权贵,她的导师们都很满意”

看到女孩提了保时捷,他们也会把性工作者的身份安在女孩身上。

性缘脑黑化版就像是一阵黑旋风,无孔不入,无处不在。

甚至随便划拉个短视频上的漂亮女孩,都要说:

小心点,我会一不小心把你娶了。

02.

水是有源的,树是有根的,咱老中人如今修炼成性缘脑,都是有原因的。

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,在很多女生的性缘脑中。

都会选择带入女友或妻子的身份,核心在于想和异性建立亲密关系。

性缘关系成了她们和异性相处的主要模式,去筛选、评判适合做伴侣的人选。

这本质上是一种缺爱的表现。

毕竟在咱的成长教育里,一直是性缘关系比天大。

并且这种对女孩的教育都很拧巴。

小时候告诉咱男女有别,小学时候和男同桌拉手都会被骂一顿。

突然到一个时间点,就告诉咱是个狗得生崽儿,是个人就必须结婚。

似乎女孩和男孩、和婚姻之间,就是个“宿主关系”,必须依附其中,人生才能完整。

而在很多男性的性缘脑中。

会把性缘关系和下半身紧密结合,看到漂亮有钱的女孩就优先想到性工作者。

把女孩们客体化,当成潜在的交往和床上运动对象。

可一提到恋爱脑、性缘脑这些词,大家都会不自觉得把感性的标签,和女孩贴得更紧密。

但明明无论男性还是女性,都困于其中。

就像我们总会纠结于“男女之间到底有没有纯友谊”的问题。

就像抛开性缘关系,我们不知道如何和异性相处。

这其实也和我们成长中影视作品的熏陶有关。

青春期的女孩,从偶像剧里学习男女关系。

看的是霸总灰姑娘的人设;

代入的是走大街上,不知为啥就亲上嘴的剧情。

男孩们看得则是大男主电视剧。

要么武力超群、神功护体;要么三妻四妾,剧里是个女的都喜欢他。

同时男女关系的奥义,他们也会从各种隐秘的颜色影片里学习。

不是他们选择了性缘脑,而是环境滋养了性缘脑。

其实今天写这篇时,我也看到了自己。

在东亚的成长环境中,没有谁能躲过这拧巴且割裂的性缘关系。

从活在梦中的青春期;

跳跃到突如其来的催婚催育;

性缘从曾经的闭口不谈,到如今成了大孝子任务。

而被钉在性缘关系里的年轻人;

就像被困在这四四方方的天井里;

在一片狭窄的天空里,抬头仰望,只能看到可婚恋可交配的异性。

以为见过了世界全貌,其实只是在无力循环中狭隘狂欢。

而在此刻,从性缘脑中跳出来,再跳出来,跳远一点。

那远处更自由的真实世界,将带来无尽的后续与开始。

在星星闪耀处迎接你的,将是更广阔的天地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